您现在位置:首页 >干警园地  
烙印(一)
 

    烙  印  

(吴锦洲著)  

   

引 子  

        祥子排行老四,上有三个哥哥,大哥德子,二哥金子,三哥银子。从祥子和他的三个哥哥身上,让人看到人的命运的决定既有家庭因素,也有社会因素,特定的时代因素更是无法逃避。至于个人的因素几乎不可捉摸,有时显得微不足道,有时显得至关重要,但个人的奋斗永远无法抹平时代留下的历史烙印。  

祥 子  

        祥子出生于一九五四年,他童年时期几乎没有读过什么书,因为弟兄多,家里穷,父亲早逝,母亲患有眼疾,所以在上学的年龄就回家帮大哥放牛了。他大哥用了生产队里一头很犍壮的牛,这牛也由祥子家饲养,祥子便成了生产队里的小牛郎。祥子放牛时常骑在牛背上,有时吆喝着放牛号子,很风光,让童年小伙伴很羡慕,夏天常引来放学后的小男孩们,争着骑上牛背好风光一时。祥子也爽气,小伙伴帮他放牛,他索性把牛交给小伙伴,自己便下河摸河蚌了。第二天祥子家的饭桌上准能喝到味道鲜美的蚌肉汤。祥子就这样陪老牛度过了他的童年。  

       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祥子家穷得兄弟几人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。冬天脚上穿的是用稻草编制的蒲鞋,夏天白天光着脚丫,晚上才拖着自己做的木板拖鞋,走起路来发出哒哒的响声,纳凉的邻居就知道祥子来了。祥子的母亲眼睛看不见做针线活,所以祥子在童年时没有穿过一双新布鞋。有时邻居大婶们把自己孩子穿不上的旧鞋送给祥子,或大或小,祥子索性也当拖鞋使用。祥子家虽很穷,但他从小受到几个哥哥的呵护,从来没有哪个大男孩敢欺负他,他与几个哥哥和睦相处,有福同享,有苦同当,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,苦中有乐。祥子不像上学的孩子,在学校要受老师的管教,放学后还要受家长的束缚,一会叫做作业,一会让做家务。在童年孩子的记忆中,祥子是个自由自在的快活王,这一点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。  

        一九六六年冬天,“文化大革命”运动开始不久,祥子一家被勒令搬迁了,搬到一所矮小的房子里。原来那所在当时还算宽敞的房子住进了当时的文革主任。这是当时大队革命委员会的决定。文革主任原来住的是与当民兵营长的弟弟连在一起的老房,兄弟俩各住两间,是土改时分得的老瓦房。因为人口多,住房拥挤,就由大队革命委员会决定调整房屋,先将一个富农分子光棍汉赶到另一户富农子女家的一间小房子里,再把祥子一家安置到富农光棍汉的两间房子里。又将祥子的富农大妈安置到文革主任的原住房东一间里,另一间即让给民兵营长。这样文革主任和民兵营长就各多了一间。当时革命委员会这样决定的“理由”是有历史背景的。决定认为:这是为了解决土改的遗留问题,将革命进行到底。因为土改时民兵营长仍在外革命,土改原就决定将祥子父亲的两幢房子全部“端鸡窝”,分给贫农,其中一幢分给革命复员军人。祥子父亲是富农成分。因为当时革命军人尚未复员,后被祥子父亲占用至今。故应将土改成果夺回归还给革命复员军人。对于富农子女来讲只许老老实实,不许乱说乱动。祥子一家不容分说地被勒令搬家了。  

        对于这样一个“文革”事件,其历史真相又是怎样呢?后经法院调查证实,土改初期,却有一度时间祥子家的两幢房屋被全部端出,后一幢被分给贫农,前一幢暂为公用。由于祥子一家人口众多,父亲是驼背,连未出嫁的姐姐共有七人,挤在一所不足20平米的小草棚里。驼父是个木匠,人缘也不错,在万般无奈之下,请求农会干部先借住被分出去的“公房”。当时的农会干部也动了恻隐之心,对照当时的土改政策,也觉得在执行“土改政策”时对该户确属“过火”,于是就在土改复查时,对该户没收的财产作了适当纠正,将南边的三间房屋发还给了祥子父亲。祥子一家又得以回到曾被没收的住房中。祥子家东一间也落实给了祥子的富农大妈居住。土改复查工作结束后,政府为祥子的父亲发放了房屋产权证。(该房产证后来由法院查证属实)  

        一九六0年困难时期,祥子的父亲连饿带病地离开了人世。祥子和他的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戴着富农子女的帽子艰难地生活着。穷日子过得还算安稳,没想到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,又一次将祥子家卷入了洪流,土改复查发还的房子又被夺走了。祥子搬家是一九六六年的冬天,以后他就很少与原来的小伙伴们玩耍了,祥子在想什么、在干什么,小伙伴们也无从知晓。但老邻居们常常见到祥子站在他家老房子门前的河对岸,依在小树上呆呆朝老房子望,有时天空下着小雨,祥子仍在那里望着他那童年住过的房子。那房子就是农村普通的草房,但祥子始终对她一往情深。  

        一九七八年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全国实行了联产到劳农村土地责任制,祥子家是生产队里上数的种粮大户。完成了国家的,交足了集体的,余下的全是自己的。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后,祥子和三个哥哥头上的富农子女的帽子摘掉了,一家人的精神面貌完全变了样,人多田少,农活不够祥子一家人干,祥子就和大哥德子买了挂桨船,跑起了运输。几年的功夫祥子一家在新居民点上盖起了六间大瓦房。然而最让人闹心的事总让祥子兄弟四人难以昂首挺胸,四条光棍汉,到了晚上只能与电视机作伴。最小的祥子也是二十大几的大汉了,可家中依然金刚四樽。德子、金子、银子都已错过了娶媳妇的青春年华,唯独祥子尚算年青,于是大哥德子到处请张三拜李四为祥子张罗娶房媳妇。论经济条件没话说,祥子家要钱有钱,要粮有粮,现成的大瓦房。可祥子大字不识几个,想找个知书达文的姑娘也有难度。但农民讲的是实惠,终于有个邻乡的农家姑娘愿与祥子相亲,于是望亲、订亲、送彩礼、通话、迎娶,一步不让,一起呵成。  

        为了祥子的婚礼,众弟兄不遗余力,全力以赴,把这婚宴办得非常风光,宴请全村一户不少。新娘子是个堂堂正正漂亮大方的农家姑娘,一年后小夫妻喜得贵子。弟兄们抬着笆斗家家户户发红蛋。祥子当上了爸爸,妻子人称“四娘子”,母因子贵,倍受宠爱。祥子从此开始了全新的生活,如今的祥子已儿孙绕膝,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
兴化人才网数字平调 兴化市人民法院版权所有 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兴化网站制作,乾旺通装饰
地址:兴化市南亭路 电话:0523-83329504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12070127号-1  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2 by xhfy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领风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