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位置:首页 >干警园地  
烙印(三)
 

 烙印(三)

(吴锦洲著)

金子 

        金子排行老二,是德子的弟弟,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的年头。他的童年和许多名叫“建国”的人们一样,正赶上国家实行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。他经历了农村由初级社向高级社、合作社、人民公社的过度。父亲去逝后正值他身体发育的年头,家中的贫困使他深受其苦。虽然才十多岁,但他已义不容辞地担当起了家中二把手的角色,也就是为大哥当助手,在家配合瞎妈妈操持家务。妈妈看不到做针线活,一个姐姐出嫁了,为了能让家里的人过年也能穿上新鞋,他便自告奋勇地向婶子们学起了针线活。几年的功夫,他不但学会了做鞋、缝补衣裳,凡是妇女们能做的家务、农活,他基本都会操持。插秧、割麦、包粽子,甚至绣花鞋他都成了行家里手,他性格温顺,长期在女人堆里干活,所以生产队里的妇女均不把他当异性看,以至于哪个“大姨妈”来了,谈闲时也不用避讳金子,金子长期的妇女行当,使他无意识地形成了男人身、女人心,谈恋爱之类的事在他身上从没听说过。久而久之,有些小伙子就叫他“金二姑”,这一声叫不要紧,竟气得金子脸色铁青,非追上叫绰号的小伙子讨说法,直追得小伙子连连认错,赔礼道歉,保证下不为例,方才罢休。从此再也无人敢当面叫金子二姑了。说来也怪,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习惯于每天在女人堆中做事且乐此不疲,但又特别忌讳别人戏称他女人的雅号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这是因为有人拿别人的痛苦来取乐,在小伙子叫“金二姑”的时候,金子的心一定在流血。试想一个正值青春年少的男性青年,在一个特殊的年代,特别的家庭环境中形成男人身女人心的事实,人们有理由拿他取乐吗?难道金子不想像其他男人一样,刚阳帅气娶妻生子吗?但历史的悲哀已不堪回首,金子义无返顾地揽上了一套为家中男人服务的行当,但他能不为自己所付出的代价痛心疾首吗?如今金子已年过花甲,依然与三弟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,他主内,弟主外,相互关照共享晚年。愿金子的心不再流血,但愿晚辈们在金子晚年还他“金二爷”的称呼,让金子听着不再生气。

 

兴化人才网数字平调 兴化市人民法院版权所有 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兴化网站制作,乾旺通装饰
地址:兴化市南亭路 电话:0523-83329504 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苏ICP备12070127号-1  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2 by xhfy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领风网络